安靜的週三

自己五體不安已經有兩三年了吧。一直把異國當作故鄉也已經有十幾年了,去年開始有倦鳥歸林的意向。

上個週末斯終於搬走了。讓他搬有五年了吧。2011年春他忽然走投无路投奔到我这里来,两支皮箱只有他的几件学生衣服和几个锅碗瓢盆,如灾民般。当初觉得他不是书生,没有想像力,如寒号鸟般吃一顿算一顿,但怜悯他的处境,一时天真让他进了我的公寓暂居。没想到对他客气他感觉舒服,不肯走人了。吵吵鬧鬧,他都不肯搬。前几年一直想着自杀。去年偶然知道他一直在欺负我好善良,在偷我的钱财并把自己这几年赚的工资不断寄给他的穷困家人买地买车,我忽然整个人垮掉。現在他終於搬了,我有種心頭重石放下的感覺。和他在一起有八九年了,刚开始的2008年2009年兩個人走遍了半個美國。和他在一起冒險周遊最好,因為他精力充沛,隨機應變能力強,口才又好。但2014年時電光石火間覺得他不一定會塌實過日子,像Peter Pan,而且有種他不肯勤快努力反而會無恥的到處坑蒙拐騙的感覺,也不知道准不准,大概像麗麗吧,精明世故,沒有想像力,但異常實在,適應能力強,在哪裡都可以紮根生存下來。他所擅長的大概屬於在人際關係中穿梭自如的,和我正好相反。和他在一起沒有過日子的安定感覺。他狡猾多变,善于利用言语制造烟雾弹,人又懒惰贪婪。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