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週五

昨晚四點多醒來。

今天早上早早出門。在公車處遇到糯米女孩。她先認出我的。陽光下她也在等車到學校上課寫功課。她說她週一到週五天天去。她的男友歐陽也走過來加入我們來等車。他們兩個去上一門大學提供給留學生的英語課。在登時她問起在哪裡可以學習英語,特別是發音。她也想找一個寢室。她問起我現在學校寢室的房租,說她現在住的有家具的寢室得一個月四百多。她讓我幫她打聽可有人出租房間。

她在日本東京住,住在share apartment。她的大學在板橋附近。在日本她的生活很簡單,每天上學,打工,回家。我很羨慕她這種單一節奏的生活,因為來愛城後幾乎都沒有,日子過得空空惶惶,焦躁不安。曾經的志願理想也變得稀薄,現在只希望早點畢業,找到工作,休養身體,安度一個節奏單一的後半生。人好像沉静平和圆熟下来,没有以前的恃宠矜持了。

問她以後就業打算。她說打算先在日本找。她的平和淡泊和簡單隨意大概是我二十多歲時所沒有的。她大概來自一個父母家人關係融洽的家庭,父母雙職工在一個單位從年輕工作到退休,有一個單元房和家屬院的那種背景吧。走路中她和她男友歐陽向我打聽在美國的一些事情。比如說國人是否很難融入美國主流社會,是否可以住到美國人家中,在他們家中租房子,怎樣提高英語口語。作為交流一兩年的博士生,他們沒有在美國找工作的野心。糯米女孩想著在日本找工作。她穿着長及膝蓋的毛線衫,緊緊的牛仔褲,臉上搽淡粉,手機是在日本時用的。好一個曼妙輕腰的年輕女子。28歲。今年開始和她和其他一些國人讀博的交往,我忽然覺得歲月不饒人,轉眼間姿色不如从前。我喜歡和她一起交流時的從容隨意之感。真像亦舒在《紫薇願》中說的,“真不值,没有真正疯狂过,没有真正庸俗过,没有躲过懒,没有偷过步,弹指间芳华暗渡。”想想當初自己來到這個國家時的充滿期盼的日子。

想想最近和斯一起,所有的只是親情和友情了。有人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我也不知道現在是否是我們兩個人緣份將盡了。我們當初是這樣的愛對方,照顧對方,但辛苦照顧他扶持他現在他日子好起來忽然變得自私懶惰。我們曾經是這樣無憂像孩子般開心。他這樣的豪邁,勇敢,友好,又孩子氣。和他在一起我在異國他鄉害怕的感覺慢慢減消。他又是這麼的好奇,一個人探究這麼多新奇地方和東西。他的心像風箏,還在外面的大大世界,他還沒有開始收心,還在慢慢探索自己探索這個世界學着過日子,卻希望家裡有一個為他守著。和他一起也有過多年開心日子,感情上無憂,社交上放心。上個星期知道他年收入大大吃驚,覺得只幾年來都被他花言巧語誘惑而苦了自己的身心了。蹉跎歲月,老大了家業無成,覺得自己過日子有點失敗。不知道明年是怎樣的一年。希望會好起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