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視角

以下節錄自信報財經新聞hkej: 陳慧忠醫生 不再一樣的人生 人生在世離也不開苦難,有云「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苦樂參半本是平常之事,生老病死也是必經之途。人生百態,有樂天知命者也有杞人人憂天之人。在病榻上,有人「天跌落嚟當被冚」;也有人悲觀消極,先天下之憂而憂。面對貧窮,有人夙夜匪懈,廢寢忘餐,自力更生,但也有人自怨自艾,怨天尤人。在壓力面前,有人愁眉苦臉,度日如年,也有人豁達開朗,一笑置之。在千絲萬縷的感情交轕和清官難審家庭事的人際関係間,有人珠縷必算,也有人忍氣吞聲,對人歡笑背人愁,但也有人「大肚能容,了卻人間多少事。滿腔歡喜,笑開天下古今愁」。也有人掩耳盜鈴,特別在新春期間,忌諱不吉利的說話,廻避不吉利的事情,就以為可以趨吉避凶。 這是你的人生嗎?活了一把年紀,人人都經歷了不少事情,也累積了不少的人生經驗,於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哲學來應付不同的生活需要,於是人人也有不同的人生,但萬變不離其宗,就是人人在變幻莫測的世間都會為自己和家人謀取最大的利益和幸福,這就是我們人人都看得到的人生。(節錄)信報財經新聞 hkej.com   Advertisements

轉眼間

轉眼間自己快步入中年了。心裡總覺得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勇敢的女孩,孤單一個人跨越半個世界來到這個國家。 最近這一兩個月認識了幾個二十多歲的國內來一兩年交流學者的讀博士的男子和南方的女孩。沒想到這些女孩子在國內長大至今竟然這麼活潑有靈氣。讓我想念南方。小鄔一兩年前個人生活出狀況,她開始篤信佛教。她這個週一週二早上郵件聊天,給我說她對她媽媽說這個人生像地獄,是煉獄。讓我這幾天想起來便痛哭不已。芸芸眾生,各有愛惡各有隱衷各有所長,責任和無奈。這幾天我今年認識的國內來的男子女生都稱呼我姐姐或學姊。歲月不饒人啊! 有時候想想,覺得自己能活到今天,真是奇蹟。不知道和斯是要怎樣發展下去。他自2011年这五年以及我们自2008年认识以来一直在经济上贪我便宜对我刻薄欺辱,不知道他是否有慈善心今年开始对我有心回报。这五年真是人间地狱。斯心地简单自敛知足,对我在感情上有时候疼爱有加。和他在一起至今名不正言不顺,他还没有告知他父母。我父母家人和亲戚对我也是无关痛痒。秋在我去年的一点经济资助下勇敢離婚,一個人帶著一個儿子。她從小從週邊人所獲甚少,所以對人生所求也不多。簡單易知足。燕現在和她先生移民加國,一雙兒女可愛成長。真好。她和鄔同是经济上艰难的家庭長大,但從小父母家庭和睦對女兒也疼愛有加,所以她們也慢慢健康長大成人,順利戀愛結婚生子。真好。就像萍一樣,勇敢從德國回家,重新戀愛結婚,現在也是家庭康健。  

醒悟

下午去這個月新見面的讀博交流生寢室請她一起去附近的超市買信封。她正好和三個國內來的博士交流生在客廳聊天。談話中我知道其中兩個是浙大讀法學博士的。一個說起鳳凰男現象,第一次聽到鳳凰男,我問她,她給我解釋了。她和其他幾個說起一個英俊的北大鳳凰男教授,娶得一個京城裡的女子,對妻子刻薄寡恩,他甚至鬧到她的單位去。後來她和她家人要求離婚。他是農村窮人家出身,努力讀書當了北大教授。 最近慢慢醒悟斯自11年來一直在用欲擒故縱之計,加速增加我的不安感,然後故意耍乖,甜言蜜語故意哄我。他視我如掌中物,搖錢撐腰大樹,而故意欲擒故縱,耍瀟灑不在乎。我觉得他圆滑,最近心机重。很想念幾年前那個小男孩心態的他。不知道男子過了三十是否都會變得如此?記得2012年搬到現在公寓時,他雙眼貪婪地看著屬於自己的臥室。後來他告訴我他在自己家連自己的書桌都沒有,現在連自己房間都沒有了。他最近開始變得貪婪,處處貶低我並說我沒有他就過不下去。他真的是一個鳳凰男啊。一點便宜都想占。

陽光週六

今年隨著體力的不支,脖子緊繃神經繃緊又衰弱,我開始像亦舒小說《紫薇願》裏的性格倔强剛強自立的芳契。今天斯問我曾經的周遊世界的願望,我對他說我體力不支,很累。是啊,就像芳契,我也開始說“三年前?三年前我打老虎。现在都不想动。” 而且,像她一樣,“从前听到长一辈的同事谈论计算退休公积金,「我」如闻天方夜谭,通通事不关已,现在有人抱怨外币波动,黄金大跌,「我」也会伸一只耳朵过去。”最近發現自己無論做什麼,都比以前花多倍時間,而且無論做什麼,都容易体疲力衰。 歲月不饒人。我也大概和芳契一樣,“我一直不是一个懂得把握机会的聪明人。” 這個星期二我也是這樣對我的導師暗示的,不過我說的是我不大善於搞人際關係。他善良的說我們這一行業競爭很激烈。但他讓我慢慢來。是啊,昨天見Cynthia時,我也對她說起我在這裡變得讓在家的媽媽吃驚不已。因為我說話開始肆无忌弹摊开来说,從前不是這樣的。早兩三年,我雖然個性倔強說話有時沖,但還有個分寸。最近斯偶爾拍我在家蓬頭露面的照片,後來我打開來看,覺得不堪入目。我不知道現在遇到新人國人是否開始有意无意黄熟梅子卖青。還是應該收斂自己言行,否則女德女品女容女姿和しなやさ都會變得不敢恭維。千萬不要像那位公開勢利的韓國女新人和潑辣aggressive又強蠻不講理的張牙舞爪的國女。不够和斯在一起,自己不像以前那么嘴无遮拦。他喜欢曾经神采飞扬的我,一个人打包行天下。 斯今天懶懶的窩在家中沙發裏,像一只貓。我們兩個人合得來時他喜歡窩在家中沙發像coach potato。後來我談起畢業就業,斯安慰我說,一切會好起來的,不大會一個直線的好起來。但會慢慢的好起來。然後他穿好去工作,為他的父母哥哥家人賺錢去了。他这个人属于现实性的,随遇而安。他隨手拿著球桶,我問他,他說工作完打羽毛球去,明天大學球場關門。斯仍然像和命運挑戰,我卻天天工作,身體疲倦,最近開始夢到江南鄉,和与世隔绝,心静身静的恬淡感觉。整個人在家蓬頭素面,不理梳妝,接受命運安排,满足现状。最近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肯吃哑巴亏而骄傲。 五歲。我也比他大五歲。不知道他現在在家可好。感情上他連一張賀卡也沒有給我寄來過。既然沒有心也不執著專一,兩個人到底還沒有緣份吧。去年年底做夢,也是夢到終於找到機會和他見面,但他來後,看到斯,馬上不聲不響地知難而退,消失在街巷間。他家大概也是清貧但平和。他和斯都不是乖乖好男孩,對女孩子也不會規矩。但他沒有斯的執著佔有慾。他大概需要一個對他窮追猛打的自信女孩子,像敏感沒有自信的Kim一樣。可惜我不是這樣的女子。我也往往知難而退的。最近聽說兩個人初次見面的時候,就可以知道兩個人最終將以怎樣身份繼續或結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和他也是這樣見面談心又疏遠然後他又交心,然後我疏遠,然後他交心,然後一別多年。最近知道他後來找到一個女孩子和她一起至少五六年之多。後來分手了。他大概對自立的女學者有興趣。不知道兩個人是否只是路人。 我和斯,剛開始就對彼此好感,他外向社交,觀察力也強。07年來,我們交隨意玩樂的朋友。他對待我如對待一個男孩子。我們彼此都為在異國生存而忙,忽然208年自2011年來就忽然以熟賣熟,瘋言瘋語打趣,,或者是彼此可以疏遠。很少給我們的感情奉獻過,也沒有悉心經營。不知道我們這段感情怎樣可以開花結果。这样过一生岂不美妙,陰差陽錯地一直誤會,已經發生了的,好像卻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到頭來,疑惑地問自己,到底有沒有發生?真人真事,沒有照片留念沒有日記,經過一段時間,也會淹沒,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如夢如幻,何曾共。 這麼多年,都是斯陪著我過的。有着他我也不怕那些虚伪自私的行内人士和贪婪自私亚洲崇白人士。所以今年開始發現過去五年我把他縱容寵的有點過度了。他慢慢皮掉,失去了以往對我事業的積極參與和鼓勵。我們兩個人像兩條單行線。聽說老夫老妻最後也都變成室友朋友了。我們是否已經是老夫老妻了。最近他偶爾會來捏我的小肚子,看是不是腰身不再緊繃。不過今天難得他來中間臥室背我到客廳沙發。喝coconut water,像水一樣,斯今天惡言警告我只可以一天一杯,不可以一個小時一桶喝完。早上他好心讓我耐心慢慢吃我的asparagus和salmon的brunch,他後來看我一邊在客廳吃一邊跑到廚房照顧鍋裡新放的第二個egg tortilla,就好心跑去廚房幫我做。但我感激他在我大難之時不棄不放陪我多年,但他的偶爾不負責任之行為讓我偶爾有請客容易送客難之感覺。兩個人過日子大概就是這樣愛恨交加慢慢磨合出來的吧。今天他問我房租簽約之事,我說忘了。他提醒說簽約到昨天為止,然後淡淡地說沒有他我一個人怎麼過。我沒有回答,覺得他自私不夠關心我。我打算讓他好好地著急擔心多月,讓他自己嚐嚐他讓我擔心多年的感覺。不過剛過三十的他現在仍然每週至少兩三次去打球,是身體健朗潇洒自信賞心悅目的高大俊男。生命大概都是苦乐交加吧。 像當初兩個人在一起,他告訴我他叔叔所說一個故事:一個新郎在婚禮之前逃脫,剩下新娘一個人站在婚禮之席上尷尬傷心面對一席親朋好友。一個同情的年輕男客站起來,志願走上新郎之席,說“我娶你!”當時他告訴我時,我驚呆了,被這個男客的可愛🐶忠厚之心感動地淚流滿面。我當時也覺得斯可愛忠厚。最近觉得他变得贪婪自私,有点讨厌。 外面陽光燦爛,暖風拂面。下午六點鐘左右,我放下客廳裏案幾上的工作。我坐到外面綠草坪的木桌椅上寫日子讀小說。該休息享受週末了。

陽光週五

昨晚四點多醒來。 今天早上早早出門。在公車處遇到糯米女孩。她先認出我的。陽光下她也在等車到學校上課寫功課。她說她週一到週五天天去。她的男友歐陽也走過來加入我們來等車。他們兩個去上一門大學提供給留學生的英語課。在登時她問起在哪裡可以學習英語,特別是發音。她也想找一個寢室。她問起我現在學校寢室的房租,說她現在住的有家具的寢室得一個月四百多。她讓我幫她打聽可有人出租房間。 她在日本東京住,住在share apartment。她的大學在板橋附近。在日本她的生活很簡單,每天上學,打工,回家。我很羨慕她這種單一節奏的生活,因為來愛城後幾乎都沒有,日子過得空空惶惶,焦躁不安。曾經的志願理想也變得稀薄,現在只希望早點畢業,找到工作,休養身體,安度一個節奏單一的後半生。人好像沉静平和圆熟下来,没有以前的恃宠矜持了。 問她以後就業打算。她說打算先在日本找。她的平和淡泊和簡單隨意大概是我二十多歲時所沒有的。她大概來自一個父母家人關係融洽的家庭,父母雙職工在一個單位從年輕工作到退休,有一個單元房和家屬院的那種背景吧。走路中她和她男友歐陽向我打聽在美國的一些事情。比如說國人是否很難融入美國主流社會,是否可以住到美國人家中,在他們家中租房子,怎樣提高英語口語。作為交流一兩年的博士生,他們沒有在美國找工作的野心。糯米女孩想著在日本找工作。她穿着長及膝蓋的毛線衫,緊緊的牛仔褲,臉上搽淡粉,手機是在日本時用的。好一個曼妙輕腰的年輕女子。28歲。今年開始和她和其他一些國人讀博的交往,我忽然覺得歲月不饒人,轉眼間姿色不如从前。我喜歡和她一起交流時的從容隨意之感。真像亦舒在《紫薇願》中說的,“真不值,没有真正疯狂过,没有真正庸俗过,没有躲过懒,没有偷过步,弹指间芳华暗渡。”想想當初自己來到這個國家時的充滿期盼的日子。 想想最近和斯一起,所有的只是親情和友情了。有人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我也不知道現在是否是我們兩個人緣份將盡了。我們當初是這樣的愛對方,照顧對方,但辛苦照顧他扶持他現在他日子好起來忽然變得自私懶惰。我們曾經是這樣無憂像孩子般開心。他這樣的豪邁,勇敢,友好,又孩子氣。和他在一起我在異國他鄉害怕的感覺慢慢減消。他又是這麼的好奇,一個人探究這麼多新奇地方和東西。他的心像風箏,還在外面的大大世界,他還沒有開始收心,還在慢慢探索自己探索這個世界學着過日子,卻希望家裡有一個為他守著。和他一起也有過多年開心日子,感情上無憂,社交上放心。上個星期知道他年收入大大吃驚,覺得只幾年來都被他花言巧語誘惑而苦了自己的身心了。蹉跎歲月,老大了家業無成,覺得自己過日子有點失敗。不知道明年是怎樣的一年。希望會好起來。    

陽關燦爛的週四

今天終於陽光燦爛又天氣溫暖,風平浪靜的那種暖洋洋的仲春。communication building 前花壇裡的幾個幾年大的樹已經百花蓬鬆滿頭。松樹還是綠針綻開。其他樹木枝頭上的芽芽也在日漸增長。 在校車上一個國內來的學生坐在中間車窗旁邊的椅子上,在我走過座椅時,依然淺淺照面微笑而過。上次也是這樣。這次我們交談,談話中他宋姓,今年五月要博士畢業。他是電子計算機系,博士論文一百多頁。很羨慕不已。他的太太在德州一家公司工作,他希望畢業後去德州和她在一起。很踏實很好的人生計劃,事業家業都齊全。我們話中談起他的同屋來讀碩士terminal。他的太太來陪讀。他們三個人住在一起。他說可以介紹,但他們新來一切都是好奇有的是時間探索找機會也慢慢探索美國的風土人情和various social and other minefields甚至adventure,現在我沒有餘力與這些人交往。只想早早畢業,有個工作過完餘生。身體越來越差了。 下午上課。我們談天台智宜所列的各種禪定方法,我提起坐禪和経行(きんひん)所的功效和跑步後的功效很一樣。一個學生說起 runner‘s high,the state of euphoria after a prolonged period of exercise. 今天在discussion時我站到女生旁邊,鼓勵她們提問題回答。Emily有時候會問一些讓我跳腳的問題,不過最近發現她友好,今天甚至教我怎麼用ICOn的Discussion.有其他同學問我問題,她還主動替我回答。我要打開學生grade時,一個男生好心提醒我projector好沒有關掉。另一個安靜男生問我明治時期佛教是否還盛行。我告訴他廃仏毀釈。他很感激尊重地離開了教室。很累很忙的一天。我們今天沒有上完所有的內容。下個星期再繼續吧。 回宿舍時坐校車坐錯方向。校車對面坐著一個十歲左右的胖乎乎的美國白人女孩子。她不是胖,而是豐健肢體,只是她的四肢和身體不是lean,而是一種嬰兒肥的那種軟軟的肌膚,讓我有過去touch的感覺,就像看到一只肥肥軟軟的天真小貓或小狗。那個女孩子還不斷得好奇又友好地看着我看了好幾次。我在聽iPod。後來想想,覺得以後如果有個孩子也不錯,女孩子也好,柔柔軟軟的。只好坐回圖書館,在圖書館下車重搭red route到醫院,從醫院換校車會宿舍。 很想家。和這個宋同學聊天覺得寬心,因為大家同國同文化來的。他老家山東,06年來愛城讀書,一直讀到現在。還好他今年畢業。他說13年14年工作比較好找,但他覺得今年的工作不如以前好,他有點不安。不過他有他的太太在,不怕。他說他以後找到工作會比她工資高,我說夫妻不能樣樣公平算賬,現在她好以後他好,兩個人互相幫著,只要同心就好。他說是的。他馬上寫下他的郵箱地址和電話給我好保持聯繫。 後來我們到學校,我提前下車。在辦公室通郵件,他稱呼我姐姐。讓我忽然覺得年齡大了不饒人。 回家和斯說起,他說我應該開心,因為這個宋同學尊重我稱我姐姐,要比阿姨好。斯說。斯還提醒我不忘了告訴學生們「来週木曜日」的課取消了。我然後忙完幾件小事,就走到附近cafe的郵局去寄出幾件郵件和給一個朋友的生日祝福。路上遇到一個高大年輕的棕色父親,大概時南亞人,胸前袋子裏放著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面對前方。大概他的太太是白人吧。我和他們擦肩而過時,我對他們微笑,父親露齒厚道一笑。剛做了父親大概人會變得對陌生人又好吧。然後一個十二三歲的黑人男孩過來,問我有沒有看到一個推著自行車的黑人,我說我剛出門,沒有注意到,不過我剛剛看到一個帶著baby的爸爸。我建議他走到小水泥路旁邊的綠草坪視野好的地方上往遠處看一看,說不定他會看到小路遠方的行人。他謝謝我,然後憨厚地說他喜歡我的外套。我謝過他,繼續走路。            

放鬆神經享受生活

好久沒有這樣坐下來,面對陽光滿眼的客廳兩扇玻璃大窗寫日記好像是來愛城後的第一次吧。在court時的宿舍陽光只在早晨時斜照進臥室玻璃扁扁長窗,然後在黃昏時斜照進客廳的玻璃窗裡。那時把書桌放在窗邊,自己讀書寫功課。12年左右搬到drive二樓後,就沒有閒心情和時間坐下寫日記了。今天這樣寫日誌,試着放鬆自己緊繃的腦神經和脖子和後背和前胸。這些地方從02年左右就開始慢慢疼痛起來。昨晚睡覺,人靜下來後,可以感覺到左胸和後背的劇烈跳動和疼痛。後腦也是疼痛。 但心中偶爾也不安,因為不知道自己这样放松又得花多少时间讀書寫作才能补得回来。但是不享受生活,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1 Corinthians 13:12King James Version (KJV) 12 For now we see through a glass, darkly; but then face to face: now I know in part; but then shall I know even as also I am known. King James Version (KJV) 1 Corinthians 13:12 in all English trans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