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巷》–戴望舒

最近特別想家,想念江南梅雨季節的惆悵無聊,想念幼年時的同學好友,想念細雨紛紛的春天。在大伯的四樓上面對陽台讀書。微風飄來,不遠的山裡頓時藍煙飄颻,靈秀虛渺,如海上仙山。我更想念高中時的颱風。忽然間氣象預報大颱風要登陸。學校裡讓學子們在家裡避颱風,我們開心不已,僥倖不用馬上過橋去考期末考試。因為颱風來前河水已經高漲,把通往學校的石橋淹沒了,我們不能安全過橋去上學了。家裡大人們忙著在窗子上天窗上敲釘子預防台風,我們孩子們卻在家裡讀書看電視,等著喇叭通知期末考試時間。我也想念夏季梔子花和野花開滿山頭。課間休息,班裡幾個要好的男孩子女孩子們出去校園裡的山上玩,回來時把摘來的山花分給班裡的女生。如果接下來的上課老師是我們喜愛尊重的,我們就把一兩束花放在老師的課桌上,驚喜地等著盼著觀察老師走進教室時驚喜不已笑顏綻開。然後我們滿意地笑顏綻開,等著老師抬起頭來和我們對笑。

最近讀到朱自清是台州中學畢業的,很是吃驚。沒想到他是台州長大的。以前讀到他的一篇文章,說他來美國留學,在公車上看到白人男孩子可愛🐶,就給那個孩子前耍鬼臉都逗孩子。結果那個孩子是種族歧視主義,看不起他東亞人。朱自清感傷不已。

南唐李璟更把丁香结和雨中惆怅联系在一起了。他的《浣溪沙》: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
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回首绿波三楚暮,接天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